旅途中的自己|五位女孩的旅行告白

前言

2018年結束前,我和女人迷 一同在社群上發起了 #MeTimeWithIris 的活動,希望在推廣女人迷與綠藤生機共同方創作的 ─ Me Time女私沐浴露 旅行組 的同時(延伸閱讀:擁抱世界,也別忘了擁抱自己),喚起女孩們更有意識的熱愛自己的存在,發掘源自內在的力量。

透過在Instagram上使用「#旅途中的自己」Hashtag,邀請IRISSPACE的女性讀者們分享屬於她們獨一無二的旅程,可能是沿途風景,可能是一場段談,也可能是內心獨白。最後,我們選出了五篇特別的響應文章,集結於此,分享給各位。

五位女孩,五段文字,五個獨一無二的靈魂,娓娓道來旅行故事。

 

文1

 

〈 世界帶著他的一生向妳走來 〉

那一些日子,妳以為妳是帶著一生,向世界走去。

背上行囊,家鄉島嶼之外是世界,妳問自己,這世界能給妳什麼答案?

世界始終溫柔地沈默,而妳終於出發。

遙遠飛行去到遠方,妳驚訝地發現,這星球上竟有如此遼闊的天空,而那片遼闊的天空下是從沒見過的無垠曠野。同樣陌生的寒冷,風捲起髮絲,妳告訴自己,這片大地總是吹著長旅的風。在那裏,在那寂靜曠野裏,妳第一次看見了最美的暮光。

當時,妳寫下了這樣的句子:「一天,十年,一千年,一億年,世界日復一日沈默地運轉著。河水流動,草木枯榮,潮起潮落,大海拍擊著陸地,日升後日落,持續著,應是永恆。

世界沒有語言,它傳遞美於我,如此偉大,如此寧靜。而太過於美麗的瞬間,卻讓我悲傷的不能自已。

站立於原地許久,忍著想掉淚的衝動,我多麼想問你,下一次,下一次是什麼時候,才能再見你?」

那一刻,妳終於發現,原來,自始至終,都是世界帶著他的一生,向妳走來。

他向妳走來,對妳說:「這世界永遠不可能給妳答案。」

是的,妳當然明白了。明白了孤獨追尋答案本身,即是答案。

 

圖/文: 黃斐柔 (@Feirou0303) 

獨立出版人、書店店長,擔任島主於青青的島。

原文連結: 世界帶著他的一生向妳走來

 

文2-2

〈 我在瓜達拉哈拉 〉

「妳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?」

「旅行。」

「有家人朋友嗎?」

「沒有,我一個人。」

「會停留幾天?」

「六天。」

「六天都在瓜達拉哈拉?」

「對。」

在海關處停留了稍長的時間,一方面是不習慣墨西哥口音,另一方面是為了應對充滿疑慮的海關先生,女子沒有害怕,只是心心念念著將至的旅程。

當身邊的人忙著勸阻這趟南美獨旅時,她只問了自己一句:現在不去,以後可會後悔?

答案是肯定的。

背上一只後背包,她成了瓜城中極為罕見的亞洲風景。沒有共同的語言、也沒有任何對這座城市的了解,只是墨西哥人的熱情與善良,讓不言而喻的所謂家的感覺,在心中蔓延成無盡的喜歡。

陽光灑進客廳的清晨,她和沙發主一起在餐桌上忙碌著,談笑間,從信仰、情感,一直到自我認同,無話不聊的氛圍讓人不禁錯以為是手足情深。

被夕陽洗紅的觀光街區,她和不太會說英語的服務生以笑容會友,比手畫腳地溝通著食物喜好。疑惑、緊張、然後上餐,所幸來了份還算好吃的墨西哥式帕尼尼,連麵團都摻著辣椒的墨西哥帕尼尼。

指針推向深夜,微涼的頂樓酒吧上,沙發主逗趣地模仿著墨式英文,早已被酒精醺紅雙頰的她,如今笑得更是開懷了。

再次起飛之時,心情已由幾日前的亢奮轉為平靜。她幸運地被安排到窗邊的位置,望著越來越渺小的瓜達拉哈拉,城市的燈火因鳥瞰的距離越發燦爛。她沒有見過如此廣闊、單純,卻閃閃發光的夜色,一陣情不自禁,竟酸上心頭,看著窗上映照的自己,悄悄抹了抹眼角。

都說會再見的,即便是如此遙遠。墨西哥!

Gracias.

 

圖/文: Yaya Chiu (@yayachiuu

KKADY駐站玩家、中醫學院研究生,以文化交流為由行他方玩樂之實。現居舊金山。

原文連結:《我在瓜達拉哈拉》

 

文3

〈 在異鄉中認識自己,原來沒有包袱的模樣很迷人 〉

人生第一次是獨旅在義大利,第二次是德國,第三次是日本。然後其中有旅伴的情況也都習慣留下在地方多待上幾天。久了,發現自己是個頗能、也非常需要與自己相處的人。

愛上寫字是因為旅行,拿起相機也是因為旅行,然後現在的工作似乎也跟旅行脫不了關係。行李開開關關,每次都嚷嚷好累再也不要搭飛機,但下一秒又訂起另一張機票。

其實我很喜歡獨旅的自己。話比平時少,心情平靜些,頭腦清晰了,能走得路似乎也多點,私心覺得是個很瀟灑穩重的女子。這樣的自己,我比較愛。

幾天前在東京,回想著過去三百多天的種種。2018,是個變動極大的一年。不只我,身邊的人似乎都相繼拖著皮箱出走,到他鄉生活。而我,學會了人生頗重要的課題 — 「做自己吧,因為沒有人會比你更擅長這件事」。

以前總想得多,每個行為言語都會一而再再而三思考過。想著維護一個既定的樂觀形象,害怕別人看見軟弱的一面,做個連自己都不太認識的人,也或許正因如此,才會對獨自旅行這麼著迷。因為身邊沒有其他人,只有妳,也就好像沒有隱藏的必要了,心情相對輕鬆。

所以,如果要我說旅行的意義什麼,那就是學著面對內心所有的不安全感吧。學著在不熟悉的街道感到心安,學著不慌張,學著接受迷路或是語言不通,學著再度對生活的大小事感到好奇。五感全開,發現不管幾歲了,成長依舊是件值得慶祝的事。

我想旅行挖掘的不只是世界,更多的時候是自己不同的樣貌。然後,學會接納。

 

圖/文: Tiffany Yang  (@ms.tiffanyyang)

暫居於澳洲墨爾本的台北人,以觀察者的身份周旋於線上平台與紙本之間,過著只要有網路、相機和筆電就能開工的人生。

原文連結:〈 在異鄉中認識自己,原來沒有包袱的模樣很迷人 〉

 

文4-1

 

〈 神山 〉

Me time 是與自己的時刻,很習慣自己吃飯、逛書店接著旅行,但不是很擅長隨時與自己相處,偶爾會為自己糾結。

旅行是種媒介,加快與自己每個面向相處的發酵,你會發現自己沒有那麼勇敢,卻發現自己有源源不斷的堅毅。

雲南有著百種中國少數民族,每個民族韌性十足、特色鮮明,擁有自己的文化、語言、生活等等。黝黑皮膚下無法忘記一雙雙炯炯有神,何其有幸能聽著他們的故事,配上滿斗星空,烤著火的手也不冷了。

4500公尺的石卡神山得小心翼翼,空氣稀薄,告訴自己回到平地時,可要好好珍惜空氣呀!心跳達到60以上的話開始呼吸急促,也要避免自己隨時出現的高山症,一切小心卻也興奮。

冷風刮著臉刺痛,分不清是雨還是雪落在肩頭,擁抱你的山巒閃閃著金黃陽光,藏族人掛起的風馬信仰著他們的世代,我在大山裡也是孤單、奇特。

獨自旅行時,可以自在地把過往遺留那片土地,因為你知道:有些過往不適合回想,我們終究要向前,也要肯定自己過去每天多麼努力突破。

I miss you 電話那頭傳來這句話,我也只能笑笑跟你說路上小心。

慶幸自己願意跨出這步,儘管如履薄冰、稍縱即逝,也能擦擦眼淚說沒關係下次下次會更好。

或許,不是每次都用完整的文字詮釋當下,也或許我不是那麼好理解,但至少我問心無愧,依然會讓自己歸零後、重新出發。

When we love, we always strive to become better than we are. When we strive to become better than we are, everything around us becomes better too. - Paulo Coelho

 

圖/文: Penny (ypenny1217

日常裡舉舉重,拿拿粉筆,哼哼古調。
旅途中相遇著,聆聽著,擁抱著。

原文連結:〈神山〉

 

文5-1

〈 珍惜當下,認識自己,與世界對話 〉

走在紐約Soho區街上,突然看見前面有三位黑人背對著我,心中下意識地提醒自己要注意安全,同時卻又對自己心中這帶有偏見的念頭感到不應該。

當我漸漸接近那三位黑人,我突然聽見最右邊那位小聲地說了 :「Three ,Two, One. 」很小聲但是我聽得一清二楚。先是愣了一下,隨後內心的不安全感瞬間飆升,意識到好像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。

我還來不及反應,中間那位黑人就背對著我,將他手上的便當往地上一甩,並往後猛力衝撞我一下。飯菜撒了一地,而我也被嚇到說不出話來。他立刻發出:「Oh no! My lunch!」 接著三個人擺出「現在該怎麼辦?」的姿勢看著我。

我並沒有馬上道歉,因為我知道這絕對不是我的錯,也知道他們必定心虛。在前頭的朋友們發現了連忙過來看我發生什麼事情。

我很慌亂地跟Katrina說:「是他自己來撞我的!我真的沒有撞他!我剛還聽到他說three,two,one!」 Katrina愣了一下,接著果斷地往前看,並背對著我、用中文跟我說:「我們快走!不要看他們的眼睛。一直走,走越快越好。」於是我們三人很安靜又快速地走了一小段路才停下。

Katrina說:「要是跟他對上眼,他要馬跟妳要錢,要馬把妳打一頓。」

後來晚上從中國城離開要去地鐵站的時候,又遇見有位黑人在路上問:「有沒有人知道地鐵站在哪裡?」Katrina差點要回答他,我要她別理他,因為地鐵站的綠燈就在右手前方不遠處,我不相信他不知道。

我很詫異地發現我自己完全沒有想要回答他的意思,但沒想到他下一秒憤怒地說:「我又不是要你們幫我吹喇叭,連這個都不願意跟我說,XXOO」講話非常粗俗,但是因為朋友們在身邊,所以我沒有太害怕。

三年前就見過紐約的繁華,但這次因為待的時間剛好是聖誕節,所以那樣美麗與哀愁的衝突感更加深刻,有時把自己的感官麻木才不會那麼難過。台北的萬華區、中正區、中山區、大同區有比較多街友,但紐約給我的感覺是隨便一個轉角或一個地鐵的角落都有街友,加上食物腐敗與排泄物混雜的惡臭、濕滑的地板,都令人特別難受。

記得有次匆匆走過一位老婆婆前面,牌子上面寫著:homeless with my dog ,她的狗狗在一個乾淨的籃子睡覺,而她看著她的狗淺淺地笑了。

上學期曾去過康州的遊民收容所服務,因為刻板印象,原先以為都會是老人,結果在卻發現年輕人佔了不低的比例,才深切感受到美國當今的環境有多麼嚴苛。有些是受了金融風暴的影響、職業傷害,有些是家庭問題,或者世代承襲的債務。有好多人好努力卻終其一生只能漂泊。

在地鐵上遇過行乞的老人,也看過暴力的打架現場,看見老鼠在地鐵鐵軌間穿梭過,也被從天花板不停滴下的水滴過。

在不同時間點出門會遇到不同的人,從穿著與眼神大致能區分紐約客和觀光客。在交通尖峰時間,車廂像是沙丁魚般擁擠,有次我還被地鐵的門夾住。

有次在街角看見一位老人跪在地板上作畫,我不禁向身旁的朋友讚嘆老人的技巧高妙,然而朋友淡淡地跟我說:「這個很多人都會,不稀奇。」 後來在聖誕市集看見許多類似的作品,但帶有更多創意與個人色彩,真切地理解到在美國有技能還不夠,要有個人的特色別人才願意買單。

Macy百貨外面的櫥窗有著可愛的聖誕裝置,裡頭富麗堂皇,而外頭有不少街友。印象最深刻的是那時飄著小雨,在兩個玻璃櫥窗間坐了一位街友,許多人看完櫥窗後繞過他,並繼續快樂地欣賞下一個櫥窗。

記得有次從七號Flushing最終站下車,車上剛好又躺了一位街友。我很感慨地跟Katrina說:「妳知道嗎?其實每次坐地鐵我都會難過,尤其是在這一站下車的時候。」 她問為什麼,我答:「因為大家都下車了,只有他沒有。大家都有一個地方可以抵達,但他沒有。」有時候我常常覺得自己的過度解讀很一廂情願,也很沒有必要,但是還是忍不住偷偷難過起來。

那天走在布魯克林大橋願眺曼哈頓大橋,想了很多事情,包含內心的迷惘、傑曦自己的故事、以及他向我介紹的藝術家:瑪莉娜·阿布拉莫維奇。

我突然覺得好平靜,看著眼前的景象,2018年的狂風暴雨好像終於要落幕了。突然想起一路上拉我一把的人們、每個信任交託到我身上的故事,讓我在碰撞破碎後重新拼湊自己。

每次的衝擊或讓我心痛的瞬間,其實都在心中留下大小不一的能量,只是我也還說不清楚,總是要回頭看才能笑著說出當時在痛苦下的收穫。瑪莉娜曾說過這麼一句話:「每個坐在我對面椅子上的人會留下一種特別的能量。人離開了,能量則留下來。」 想起某堂課結束前,教授要我們好好珍惜當下,永遠不要停止對話。有時候想想,我真的不太敢跟這個世界對話,因為沉浸在過去或是選擇看美好的事物比較簡單也比較安全,我也還在學習如何認識這個世界。

劉安婷在書中說過:「旅行,不是為了看見每個地方的不同,反而是為了用心去體會每個地方的不同的表面之下,最深層所共享的人性;不是為了伸出手給予或是握起手接受,而是為了將手牽在一起。我們沒有那麼不一樣。」

提醒自己看到的世界越大越要記得「我們沒有那麼不一樣」。 期待自己能夠繼續帶著能量前進,好好感受這個世界。

 

圖/文: 許引姍 Eudy Hsu (@eudyhsu

相信文字有神秘的力量。

原文連結:〈 珍惜當下,認識自己,與世界對話 〉

 

One thought on “旅途中的自己|五位女孩的旅行告白

  1. 這篇好美,讓我想到當初只是想記下旅行中或者回憶裡那些碎片的點滴的自己、
    每一個人的感受都好美,文字真的好美,看完這篇收穫滿滿的溫柔呢

    Like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